深州市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父母欠债能否执行其子女名下的房产

2014-09-11 10:00:03 来源: 本站

关键词:民事诉讼、案外人、父母子女关系、执行异议
    裁判要点:父母欠款,无力偿还。在执行过程中,能否执行登记在子女名下的房产。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
    案件索引:2013)深民特初字第2号(2013118日)
   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201022日,我购买了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屋,该房屋登记所有人为我。201366日,深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3)深执字第773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了该房屋。2013614日,我向该院提出执行异议,认为该房屋与被执行人吕百川、沈美荣无关,该房屋为我个人所有。2013630日,我收到该院(2013)深执字第773-2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认为该房产为吕百川、沈美荣与我共同所有,故驳回了我的执行异议。我认为,购买该房屋的首付款是沈美荣、吕百川赠与我的,该首付款为我所有;又该房屋的登记所有权人亦为我;所以该房屋属我个人所有,与被执行人吕百川、沈美荣无关。故要求确认该房屋为我所有,请求贵院对该房屋停止执行。
    被告深州富美华针织有限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对其起诉应予驳回;涉案房产购买于201022日,当时原告尚在校读书,没有收入来源,其父母以其名义购买房产,无论登记在家庭成员中的任何一人名下,房产所有权仍归沈美荣、吕百川所有;原告主张的80万元首付款系其父母赠与,但没有提供任何赠与合同成立的相关证据,故所谓赠与不能成立;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在购买该房产以前就拖欠我公司二百多万元货款,其变卖自己名下房屋后以吕崇名义买房,有逃避巨额债务、转移财产之嫌,该行为违反了我国民法通则第58条、合同法第52条,行为应属无效;深州市人民法院已生效的(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通知书已认定涉案房产的所有权归吕百川、沈美荣;因此,我公司认为原告之诉应予驳回。
    第三人吕百川述称,我由于长年定居俄罗斯与前妻沈美荣长期分居,感情已破裂;2009年,我们就离婚财产分割进行协商;经协商决定,将我们于1999年购买的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夫妻共同财产一处赠与我们的儿子即原告吕崇;后原告决定购买新房,我协助其于2009年年底卖掉该房产;2010年年初,原告与出卖人稽凌云达成意向并签订合同,用变卖受赠房产所得支付购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产的首付款75万元;原告于201038日取得了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期间就该房产在北京市交通银行贷款100万元,并用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在该银行进行了房产物权的抵押,该银行持有该房产的《房屋他项权证》;201039日,我与前妻沈美荣办理了离婚手续;深州市法院(2013)深执字第773-2号执行裁定书中本院查明的“并于34日与吕百川、沈美荣一同入住”与事实不符, 201034日我身在俄罗斯境内,我怎么能与沈美荣、原告一起入住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内的;该房屋的物权为原告单独所有,没有共同共有人,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需分割。

    第三人沈美荣述称,2009年我在得知前夫吕百川在俄罗斯定居期间育有一女的事实后,要求与其离婚;我们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决定将我们的夫妻共有房产(我们于1999年购买的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赠与我们的儿子即原告吕崇;后原告决定购买新房,我协助其于2009年年底变卖该房产,用变卖该房产所得的75万元,在2010年初支付了购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产的首付款;原告通过北京市交通银行贷款100万元整,并与出卖人稽凌云签订了购房合同;原告于201038日取得了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与北京市大兴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共同颁发的X房权证兴字第047252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并对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上的物权在北京市交通银行进行了房产抵押,该银行持有该房产的《房屋他项权证》;深州市人民法院(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通知书经查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为沈美荣财产”,该院(2013)深执字第773-2号中心裁定书本院认为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产系吕百川、沈美荣、吕崇共同共有”,该院在只有一个法律事实的前提下,在没有对原告、第三人作任何审理询问笔录的情况下,就同一房产先后作出了两个完全不同、自相矛盾的通知和裁定;我与前夫吕百川于201039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对夫妻共同债权债务进行了分割,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并在北京市宣武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前我们就原住房份额进行了分割赠与,我对原住房已不再享有物权;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的物权为原告单独所有,没有共同共有人,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需分割。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吕崇系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之子。吕百川、沈美荣在婚姻存续期间,与被告富美华公司签订有加工定做协议,自2003年至2010年共拖欠下被告富美华公司货款1959938.52元。因其拖欠不还,被告富美华公司于20115月对吕百川、沈美荣在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其偿还欠款。本院经审理于201293日作出(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吕百川、沈美荣共同给富美华公司货款1959938.52元。后吕百川、沈美荣不服,上诉至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经审理于2013417日作出(2013)衡民二终字第4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吕百川、沈美荣未按判决旅行义务,被告富美华公司遂向本院申请执行。执行中,本院于201366日作出(2013)深执字第773号执行裁定书,依法查封了吕百川、沈美荣登记在吕崇名下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之后,原告吕崇作为案外人以该房产系其购买,与吕百川、沈美荣无关为由向本院提出书面异议,要求解除对该房产的查封,终止对该房产的执行。经审查,本院于2013626日作出(2013)深执字第773-2号执行裁定书,依法驳回了原告的异议。故原告向本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要求确认涉诉房屋为其所有;停止对涉案房屋的执行。另查明,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原系夫妻。2009年年底,二人将其夫妻共同财产一处(其于1999年购买的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以157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吴香英,并于2010年年初用变卖前述房产所得款项支付了以其子原告吕崇名义购买的涉案房屋(即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的首付款75万元。201038日,原告吕崇取得了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期间,其就该房产在北京市交通银行贷款100万元,并用该房产在该银行进行了抵押。201039日,吕百川与沈美荣办理了离婚登记。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吕崇的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无效。本案中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均称其将夫妻共同财产(即二人于1999年购买的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的房产)赠与了儿子原告吕崇,据此,原告吕崇得到的赠与款项应为该房屋的全部价款157万元,而原告吕崇却称其父母赠与的是其购买涉案房屋(即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的首付款75万元,显然,原告与二位第三人所述的赠与内容不一致,相互矛盾;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明知拖欠有被告富美华公司巨额债务,却将其夫妻共同财产转移至儿子名下,其行为应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损害了被告的利益,其行为应属无效民事行为;故,原告与第三人所称的赠与行为不成立。鉴于购买涉案房产的首付款系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用卖掉其夫妻共同所有房屋的所得款出资支付的,而当时原告吕崇尚在校读书,并无经济能力,故该房产虽登记在原告吕崇名下,但仍属于其家庭共同财产。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所欠被告的债务应系其家庭经营所欠债务,家庭债务由家庭财产偿还理所应当,故对原告吕崇所提确认涉诉房屋为其所有、要求本院停止对涉案房屋执行的主张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该案涉及法院执行部门在执行生效裁决书时,能否执行登记在子女名下的房产问题。在本案中吕百川、沈美荣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但二被告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只发现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登记在二被告之子吕崇名下,那么法院执行部门对吕崇名下的房产能否执行?
    在本案的处理上,有两种不同的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该房产产权归吕崇所有,故应当判决终止对该房产的执行。其理由为,根据物权法的相关理论及我国实行的房屋登记制度,只有在房地产管理部门登记并取得房屋权属证书的人才是房屋的所有人。本案吕百川、沈美荣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其子吕崇,吕崇将赠与的财产用于购买涉案房产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吕崇理所应当就是该房屋所有人。因此,应当终止对吕崇房产的执行。
    第二种意见认为,吕百川、沈美荣在明知拖欠富美华公司巨额债务,却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其子名下,其行为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损害了富美华公司的利益。涉案房产的首付款系吕百川、沈美荣用卖掉夫妻共同所有房屋所得款出资购买,而吕崇当时尚在学校读书,并无经济能力,该房产应属于家庭共同财产,而吕百川、沈美荣所欠债务系家庭经营所欠债务,家庭债务由家庭财产偿还理所应当,因此应当继续执行该房产。
    原审法院支持第二种意见,笔者亦认为第二种意见符合法律精神,遵循法律逻辑。首先第一种意见机械地遵循了房屋的登记人即为产权人的登记公示原则,而法院追求客观真实是其根本司法目的,所以在处理涉及家庭共同财产纠纷时,在家庭内部就不能简单地以登记来确定产权人,还应结合实际出资情况等综合认定。在本案中,仅依据房屋登记产权登记在吕崇名下,就认定涉案房屋为吕崇所有,显然与法院追求的客观真实的司法目的不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无效。在现实生活中,由于种种原因将自己财产登记在他人名下的情况并不鲜见,有些是借名登记、有些是真实赠与、有些是纯属故意转移财产恶意逃避债务。实际权利人和名义权利人不一致,给法院执行工作带来了巨大困难。在法院的工作中应当查清事实真相,还原案件真实,保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但是更应当打击那些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的目的,剥离掉“老赖”的合法外衣。
    根据民法通则第二十九条规定,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的债务,个人经营的,以个人财产承担;家庭经营的,以家庭财产承担。从上述规定看,家庭财产用于经营的,经营收益用于家庭,则经营中的相关债务也应有家庭财产承担,符合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是民事主体自治原则的基本要求。在本案中吕百川、沈美荣用卖掉其夫妻共有房屋的所得款出资购买登记在其子吕崇名下的房产,吕崇并无经济能力,故房产虽登记在吕崇名下,但仍属于其家庭共同财产。
    法院的职责是查清事实,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追寻法律与司法的正义。债务人依靠一些法律手段,转移自己的财产,给非法的目的披上的合法的外衣,借以躲避债务。严重伤害了债权人的权益,是债权人的权益不能得到保障。作为法院应当在掌握充分证据的情况下,维护法律的公平与正义,打击非法行为,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附裁判文书:

河北省深州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深民特初字第2

原告吕崇,男,1990926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

委托代理人李文恒,北京至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州富美华针织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州市大堤镇祖城西村。

      法定代表人祖永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杜永清,河北冀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吕百川(系原告之父),男,1964824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西城区百顺胡同30号。

第三人沈美荣(系原告之母),女,1965210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西城区百顺胡同30号。
    
    原告吕崇与被告深州富美华针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美华公司”)、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吕崇委托代理人李文恒,被告富美华公司法定代表人祖永丰及其委托代理人杜永清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吕崇诉称,201022日,我购买了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屋,该房屋登记所有人为我。201366日,深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3)深执字第773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了该房屋。2013614日,我向该院提出执行异议,认为该房屋与被执行人吕百川、沈美荣无关,该房屋为我个人所有。2013630日,我收到该院(2013)深执字第773-2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认为该房产为吕百川、沈美荣与我共同所有,故驳回了我的执行异议。我认为,购买该房屋的首付款是沈美荣、吕百川赠与我的,该首付款为我所有;又该房屋的登记所有权人亦为我;所以该房屋属我个人所有,与被执行人吕百川、沈美荣无关。故要求确认该房屋为我所有,请求贵院对该房屋停止执行。
    被告富美华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对其起诉应予驳回;涉案房产购买于201022日,当时原告尚在校读书,没有收入来源,其父母以其名义购买房产,无论登记在家庭成员中的任何一人名下,房产所有权仍归沈美荣、吕百川所有;原告主张的80万元首付款系其父母赠与,但没有提供任何赠与合同成立的相关证据,故所谓赠与不能成立;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在购买该房产以前就拖欠我公司二百多万元货款,其变卖自己名下房屋后以吕崇名义买房,有逃避巨额债务、转移财产之嫌,该行为违反了我国民法通则第58条、合同法第52条,行为应属无效;深州市人民法院已生效的(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通知书已认定涉案房产的所有权归吕百川、沈美荣;因此,我公司认为原告之诉应予驳回。
    第三人吕百川述称,我由于长年定居俄罗斯与前妻沈美荣长期分居,感情已破裂;2009年,我们就离婚财产分割进行协商;经协商决定,将我们于1999年购买的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夫妻共同财产一处赠与我们的儿子即原告吕崇;后原告决定购买新房,我协助其于2009年年底卖掉该房产;2010年年初,原告与出卖人稽凌云达成意向并签订合同,用变卖受赠房产所得支付购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产的首付款75万元;原告于201038日取得了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期间就该房产在北京市交通银行贷款100万元,并用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在该银行进行了房产物权的抵押,该银行持有该房产的《房屋他项权证》;201039日,我与前妻沈美荣办理了离婚手续;深州市法院(2013)深执字第773-2号执行裁定书中本院查明的“并于34日与吕百川、沈美荣一同入住”与事实不符, 201034日我身在俄罗斯境内,我怎么能与沈美荣、原告一起入住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内的;该房屋的物权为原告单独所有,没有共同共有人,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需分割。
    第三人沈美荣述称,2009年我在得知前夫吕百川在俄罗斯定居期间育有一女的事实后,要求与其离婚;我们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决定将我们的夫妻共有房产(我们于1999年购买的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赠与我们的儿子即原告吕崇;后原告决定购买新房,我协助其于2009年年底变卖该房产,用变卖该房产所得的75万元,在2010年初支付了购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产的首付款;原告通过北京市交通银行贷款100万元整,并与出卖人稽凌云签订了购房合同;原告于201038日取得了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与北京市大兴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共同颁发的X房权证兴字第047252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并对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上的物权在北京市交通银行进行了房产抵押,该银行持有该房产的《房屋他项权证》;深州市人民法院(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通知书经查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为沈美荣财产”,该院(2013)深执字第773-2号中心裁定书本院认为称“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产系吕百川、沈美荣、吕崇共同共有”,该院在只有一个法律事实的前提下,在没有对原告、第三人作任何审理询问笔录的情况下,就同一房产先后作出了两个完全不同、自相矛盾的通知和裁定;我与前夫吕百川于201039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对夫妻共同债权债务进行了分割,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并在北京市宣武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前我们就原住房份额进行了分割赠与,我对原住房已不再享有物权;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的物权为原告单独所有,没有共同共有人,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需分割。
    本案当事人争议焦点是:1、涉案房产(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所有权归属;2、本院对涉案房产应否停止执行?
    原告吕崇围绕争议焦点陈述,其举证如下:1、本院(2013)深执字第773号执行裁定书,证明原告的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屋被查封;2、本院(2013)深执字第773-2号执行裁定书,证明本院驳回了原告的执行异议;3、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经济成交版),证明原告于2010125日以180万元(其中首付80万元、贷款100万元)购买涉案房屋;4、房屋所有权证(X京房权证兴字第047252号),证明原告为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5、交通银行零售客户交易明细清单,证明原告分别于201035日和2010318日支付给涉案房屋的出卖人稽凌云75万元和100万元;6、交通银行贷款明细,证明原告每月还款数额,及截止到2013718日原告尚欠银行贷款本金943698.37元;7、离婚证,证明原告父母已于201039日登记离婚;8、离婚协议,证明原告父母离婚前已将涉案房屋赠与原告;9、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1)西民初字第22398号民事调解书,证明原告父母离婚后,原告母亲沈美荣有住房;10、吕百川护照,证明原告父亲一直在国外居住,于201039日才回京办理离婚,其已妻子沈美荣离婚前长期没有共同居住,夫妻感情确已破裂;11、收条,证明原告支付给稽凌云购房款5万元;12、身份证,证明原告的身份。
    被告富美华公司围绕争议焦点陈述,其举证如下:1、本院(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民事判决书,证明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自2003年至2010年共拖欠下被告富美华公司货款1959938.52元,法院判令吕百川、沈美荣共同给付;2、衡水中院(2013)衡民二终字第42号民事判决书,证明衡水中院驳回了吕百川、沈美荣的上诉,维持了本院(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民事判决书;3、证人贾建普当庭证言,证明其在2009年秋天到被告处找东西时,碰见厂子里祖永丰打电话催帐,后来听厂子里的人们说是给在俄罗斯的吕百川打电话,是外贸款给不了;4、证人郭子建当庭证言,证明在2009年过秋后,其到富美华公司买内衣,厂长祖永丰说一个叫百川的欠帐给不了,他叫其一块和他去要帐,其二人于2009年种上麦子后一块去的北京去找百川,但没找到人,打电话也没人接。5、证人祖占奎当庭证言,证明在2009年过秋后其到北京探亲,正好富美华公司去北京要帐,其就跟着祖永丰的车去的北京。其到北京后就到亲戚家去了。厂子那片的人都知道祖永丰让二鬼子给骗了,厂子人们说二鬼子叫吕百川。
    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未提交证据。
    本院调取的证据:1、本院依被告富美华公司申请调取于本院(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卷宗(原告深州富美华针织有限公司与被告吕百川、沈美荣为定做合同纠纷一案)的相关材料(1-1、房产登记信息,1-2、常住人口登记信息,1-3、本院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吕崇及沈美荣交通银行零售客户交易明细清单各1份,1-4、本院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沈美荣中国邮政活期储蓄帐号查询明细,1-5、本院调查吴香英的笔录,1-6、本院(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通知书),2、本院依被告富美华公司申请调取于本院(2013)深执字第773号卷宗(深州富美华针织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吕百川、沈美荣定做合同纠纷一案)的相关材料(2-1、沈美荣与吴香英签订的存量房屋买卖合同,2-2、稽凌云与吕崇签订的存量房屋买卖合同,2-3、物业管理服务协议、住户入住登记表,2-4、房屋登记询问笔录、授权委托书,2-5、吕崇的简历、北京经济技术职业学院证明信),证明涉案的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房屋的所有权虽登记在原告吕崇名下,但并不是其个人所有,而应属于共有财产。
     经对上述证据质证,各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是,
     对于原告方提交的证据,被告富美华公司对证据1212无异议;对证据3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与深州市人民法院在住建部门调取的存档不一致,签订日期、购房价款均不一致;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不能支持原告的证明目的,在本案中对于涉案房屋登记在吕崇名下,各方均无异议,在解决房屋所有权的取得的问题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在处理民事案件的时候不能以房屋所有权证来证明房屋所有权的取得;对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恰恰能反映银行帐户名称虽为原告吕崇,但显然不是其个人帐户,因为,设立该帐户时原告尚在校读书,其无任何经济来源,不可能存在几十万元的入帐和转帐,且注意到在帐户上的2010年的23日,吕百川、沈美荣以该帐户购买一辆荣威轿车,后该车登记在沈美荣名下,也能从另一方面反映沈美荣夫妇将款项支付给了房屋出卖人,也能证实该房产的后续还贷也是沈美荣支出;对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款项中有大部分是在原告上学期间发生的,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该款项是原告父母所出;对证据7离婚证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对证据8离婚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协议书非但不能证实原告主张的离婚前已将涉案房屋已赠予原告,反而证实吕百川、沈美荣夫妇逃债的目的,也能够证实当时原告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没有独立生活能力,上面写有荣威车辆归女方所有,公司债务归男方承担,其有理由怀疑吕百川、沈美荣为逃避债务而进行假离婚,在原告的起诉状中对吕百川、沈美荣的住所明确写明是同一居住地,这一点与原告所主张的以及吕百川、沈美荣的答辩明显不符,离婚协议没有对涉案房产的归属进行表述,因此,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对证据9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其明显与本案无关,该证据显示的是吕百川协助沈美荣过户,但在今年74日才起诉,显示他们两人住在一起;对证据10号不认可,因其系复印件,印章看不清楚,无法质证;对证据11的真实性有异议,仅一个签名无法证实其真实性,根据法院调取的在北京住建部门的合同,其是201035号签订的,该收条时间为2010126日。
    对于被告富美华公司提交的证据,原告对证据1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45有异议,认为三个证人都是道听途说,其证言与本案没有关系。
    对于本院调取的证据1,被告均无异议,原告除对证据1-5的真实性不清楚外,对其他证据无异议;对于本院调取的证据2,原告对证据2-32-4无异议,对证据2-1不清楚,对证据2-2中的房产金额及签订日期不予认可,认为该合同不是房屋买卖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而是为了避税签订的合同,在该合同中没有房款支付期限,涉案房屋的实际交易价格为180万元,对证据2-5中简历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据2-5中证明信的真实性认可,但对其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原告参加工作时间为201078月份;被告认为证据2-22-32-4虽以原告名义办理,但实际办理人是第三人沈美荣夫妇,对相关材料上原告吕崇的签字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签字系第三人沈美荣、吕百川所签,并申请对其进行笔迹鉴定,对证据2-12-5的真实性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采信理由是,
    对于原告方提交的证据1、212,被告无异议,故予以采信;对于原告的证据49,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故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原告的证据3,因其与本院在住建部门调取的存档不一致,签订日期、购房价款均不一致,故不予采信;对于原告的证据10,因其系复印件,无法确定其真实性,故不予采信;对于原告的证据11,因稽凌云未到庭,无法确定其真实性,故不予采信。
    对于被告富美华公司提交的证据12,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鉴于该证据均为生效法律文书,故予以采信;对于被告提交的证据3、45,因其与证据12相印证,故予以采信。
    对于本院调取的证据12,鉴于其均系本院审判人员或执行人员为查明案件事实向相关单位或个人调取的证据材料或依法出具的法律文书,故对上述证据本身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本院查明,原告吕崇系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之子。吕百川、沈美荣在婚姻存续期间,与被告富美华公司签订有加工定做协议,自2003年至2010年共拖欠下被告富美华公司货款1959938.52元。因其拖欠不还,被告富美华公司于20115月对吕百川、沈美荣在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其偿还欠款。本院经审理于201293日作出(2011)深民二初字第367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吕百川、沈美荣共同给富美华公司货款1959938.52元。后吕百川、沈美荣不服,上诉至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经审理于2013417日作出(2013)衡民二终字第4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吕百川、沈美荣未按判决旅行义务,被告富美华公司遂向本院申请执行。执行中,本院于201366日作出(2013)深执字第773号执行裁定书,依法查封了吕百川、沈美荣登记在吕崇名下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之后,原告吕崇作为案外人以该房产系其购买,与吕百川、沈美荣无关为由向本院提出书面异议,要求解除对该房产的查封,终止对该房产的执行。经审查,本院于2013626日作出(2013)深执字第773-2号执行裁定书,依法驳回了原告的异议。故原告向本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要求确认涉诉房屋为其所有;停止对涉案房屋的执行。
    本院另查明,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原系夫妻。2009年年底,二人将其夫妻共同财产一处(其于1999年购买的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以157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吴香英,并于2010年年初用变卖前述房产所得款项支付了以其子原告吕崇名义购买的涉案房屋(即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的首付款75万元。201038日,原告吕崇取得了该房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期间,其就该房产在北京市交通银行贷款100万元,并用该房产在该银行进行了抵押。201039日,吕百川与沈美荣办理了离婚登记。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无效。本案中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均称其将夫妻共同财产(即二人于1999年购买的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顶村康泽园小区141410室的房产)赠与了儿子原告吕崇,据此,原告吕崇得到的赠与款项应为该房屋的全部价款157万元,而原告吕崇却称其父母赠与的是其购买涉案房屋(即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宣颐家园A2号楼95-902室的房产)的首付款75万元,显然,原告与二位第三人所述的赠与内容不一致,相互矛盾;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明知拖欠有被告富美华公司巨额债务,却将其夫妻共同财产转移至儿子名下,其行为应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损害了被告的利益,其行为应属无效民事行为;故,原告与第三人所称的赠与行为不成立。鉴于购买涉案房产的首付款系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用卖掉其夫妻共同所有房屋的所得款出资支付的,而当时原告吕崇尚在校读书,并无经济能力,故该房产虽登记在原告吕崇名下,但仍属于其家庭共同财产。第三人吕百川、沈美荣所欠被告的债务应系其家庭经营所欠债务,家庭债务由家庭财产偿还理所应当,故对原告吕崇所提确认涉诉房屋为其所有、要求本院停止对涉案房屋执行的主张不予支持。综上所述,经审委会研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之规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吕崇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3800元,由原告吕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江志

审 判 员        吴铁奎

审 判 员        崔艳雪

0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