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州市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非法用工伤残赔偿及非法用工伤残人员的劳动能力鉴定

2014-09-11 10:03:01 来源: 本站

关键词  非法用工的认定  非法用工伤残人员一次性赔偿金  非法用工伤残人员的劳动能力鉴定  对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不服申请重新鉴定

  裁判要点

  不具备合法用工主体资格的单位对在进行劳动时受伤的职工,对该单位业主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时,其受赔的范围和标准应当适用《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的规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没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第19号令《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第七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八十六条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

  案件索引

  河北省深州市人民法院(2011)深民再初字第5号(2012年10月18日)

  基本案情

  原审原告何保健诉称:2007年9月原审被告张格格以在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期间操作冲床时左手大拇指被冲床轧断为由,要求该厂按非法用工对其进行赔偿。200841日原审被告张格格将主体“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变更为何保健。而事实上其与何保健并不存在用工关系,何保健只是张村冲壳厂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原审被告张格格也在张村冲壳厂工作,且张村冲壳厂是经工商登记的合法企业,法人代表是何保辉,这一事实原审原告何保健在劳动仲裁过程中已如实向仲裁机关陈述,但劳动仲裁机关却将案件事实认定为“申诉人是在被诉人处工作时受伤,被诉人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并以此为由裁决何保健赔偿张格格损失合计57802元、负责按国内普通型标准为被告安装假肢,并承担仲裁费1700元。因该企业业主是何保辉,其有营业执照、纳税登记证,何保健只是车间主任,劳动仲裁裁决何保健属于非法用工与事实不符,何保健不应承担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书确定的赔偿义务。衡水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的鉴定结论是无效的,不能作为认定伤残级别及赔偿相关费用的依据,申请重新鉴定。
  原审被告张格格辩称:原审原告何保健称原审被告与何保辉的企业有用工关系不是事实。仲裁裁决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张格格与原审原告何保健之间存在非法用工关系是无法推翻的事实。在仲裁过程中原审原告何保健曾自认与张格格存在用工关系,而且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书查明并确认原审原告何保健无证经营诚信滤芯盖厂,张格格在其厂工作时受伤,该裁决书属于生效法律文书,有绝对的证明效力。虽然张格格认可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确认的基本事实,但张格格认为裁决书裁决的赔偿数额偏低,希望法院依法提高赔偿数额。张格格出事的厂子是何保健的,在劳动仲裁开庭时何保健未否认这一事实。何保辉与何保健有两个厂子,张格格受伤的是北头路东第一个门市即何保健与陈伟合的,深州市工商局作出的深工商处字【2008】第00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可以证实。张格格在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原告应承担赔偿义务,因原告提起本案诉讼致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所作出的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不发生法律效力,应对原告承担的赔偿义务依法进行全面审理并作出裁判,要求原告承担各项赔偿损失包括提高一次性赔偿金、护理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的费用,增加生活费和安装假肢费的费用,以上共计119977.1元,因原告已履行了其中的57802元,尚应支付62175.1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318日,张格格到何保健经营的未经工商登记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上班,从事冲压滤芯工作。200787日下午7时许,原审被告张格格在操作冲床工作时左手拇指被冲床轧断,被送到深州市医院外科治疗,后转院到河北省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天,确诊为左手拇指部分缺失。经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七级伤残,同意安装假肢。2007914日,张格格向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两个劳动仲裁申请,被申请人均是河北省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法定代表人何保健。第一个申请是请求确认张格格与被申请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第二个申请是请求被申请人支付各项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款4.5万元。对第一个申请,2007124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认为虽然张格格是在被诉人处工作时受伤,但因该厂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故裁决申诉人张格格与被诉人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张格格于200841日提出变更第二个仲裁申请,将被申诉人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变更为何保健,将请求支付各项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款4.5万元变更为72360元。2008616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认为申诉人是在被诉人处工作时受伤,被诉人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应对申诉人予以赔偿,故裁决:一、被诉人支付申诉人医疗费6714元,伤残鉴定费600元,一次性赔偿金126224=50488元,合计57802元;二、被诉人负责为申诉人按照国内普及型标准安装假肢;仲裁费1700元由被诉人承担。何保健对仲裁裁决不服,向本院提起劳动争议诉讼,本院于2008820日作出(2008)深民一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书,后经我院再审和衡水中院二审,最终维持了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的结果,并已执行完毕。另查明,在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后,张格格以上述仲裁遗漏了赔偿事项为由于2009年再次向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被申请人为何保健、陈伟合,请求:1、一次性赔偿金额增加12852元;2、支付医疗费654.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00元、交通费720元、护理费5500元、生活费4050元、工资6000元,以上共计17624.7元。 200939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812号仲裁裁决:一、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医疗费654.7元,交通费720元;二、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700元;三、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护理费458元;四、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停工留薪期间工资1898元。双方均不服该裁决,经本院和衡水中院判决维持了仲裁裁决确定的义务并已生效且执行完毕。再查明,2011110日,张格格起诉何保健、陈伟合要求给付安装残疾辅助器具的交通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假肢费共计26280元,本院民一庭认为该案必须以本案再审结果为依据,故于2011411日作出中止审理的民事裁定。

  裁判结果

  河北省深州市人民法院于20121018日作出(2011)深民再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判决:一、驳回原审原告何保健的诉讼请求;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原审原告何保健向原审被告张格格支付医疗费6714元、伤残鉴定费600元、一次性赔偿金63500元、仲裁费1700元,以上合计72514元;三、原审第三人何保辉、第三人陈伟合不承担民事责任;四、驳回原审被告张格格其他申诉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在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书中认定了原审被告张格格在原审原告何保健经营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因该厂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故裁决张格格与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该仲裁裁决为生效法律文书,双方均未提出异议。何保健作为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的业主,与张格格形成了非法用工关系,张格格在工作时受伤,何保健应予赔偿。因陈伟合是该厂的工作人员且与何保健系翁婿关系,陈伟合亦未提供有力证据证实厂子是他个人的,对其提出的厂子是他的的说法不予采信。何保辉提供了张村冲壳厂的营业执照,认为张格格系在其经营的张村冲壳厂工作时受伤,并称不属于非法用工,因何保辉与何保健同胞兄弟关系,何保辉又未能提供与张格格的劳动关系证明,无法证明保辉为用工主体。故本案中原审原告何保健要求确认其与原审被告之间不存在非法用工关系,不承担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确定的义务的主张,因其未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明,不予支持。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审原告赔偿原审被告损失并按照国内普及型标准安装假肢,符合法律规定。关于原审被告张格格提出本案应全面审理原审原告应赔偿的各项义务,因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8】12号仲裁裁决书和本院、衡水中院作出的相关的民事判决对护理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和生活费问题作出了裁判并已生效,且已执行完毕。如张格格认为上述判决确有错误,可以另行提起申请再审。2011年1月10日张格格诉何保健、陈伟合要求给付安装残疾辅助器具费用案件,已在本院民一庭中止审理,待本判决生效后可依法恢复审理。故本案对原审被告提出的关于护理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生活费、安装假肢费等问题不再审涉。关于原审原告不服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并申请重新鉴定,虽然提出了九条理由,但均不符合启动重新鉴定的理由,故对原审原告何保健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关于原审被告要求将一次性赔偿金由仲裁的50488元增加到63500元的主张,根据《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的规定,原审被告要求以2007年度衡水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15875元为计算一次性赔偿金的标准合理合法,应予支持,而原审原告要求以2006年度深州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11774元为计算标准是不合理的,不予支持。原审被告要求原审原告赔偿医疗费6714元、伤残鉴定费600元、仲裁费1700元,原审原告对赔偿数额无异议,上述费用确系原审被告的实际支出,故原审被告的主张应予支持。

  案例注解

  处理本案的关键是认定原审原告是否属于非法用工;原审被告因伤致残的一次性赔偿金数额如何确定;原审原告不服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08328日作出七级伤残、同意安装假肢的鉴定结论,其申请重新鉴定的理由是否成立。
  一、什么是非法用工?
  非法用工是指不具备合法劳动用工资格的用人单位使用劳动者,以及用人单位使用不符合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而形成的一种劳动用工现象,亦即用人单位或者劳动者在不具有劳动权利能力和劳动行为能力的情况下而形成的劳动关系,包括不具备合法经营资格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建立的劳动合同关系,也包括合法用人单位与不符合劳动法规定条件的劳动者之间建立的劳动用工关系。结合《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的相关规定,非法用工单位包括三种类型:(1)应取得而未取得营业执照或应依法登记、备案而未登记、备案的单位;(2)已经办理注销登记或者被吊销营业执照的单位;(3)营业执照有效期届满后未按照规定重新办理登记手续或被撤销登记、备案的单位。用工单位若不具备合法的形式要件,即为未依法成立、不具备合法经营资格的非法用工单位。
  本案中,原审原告何保健系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的业主,其经营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未经工商登记,系非法用工单位,其与张格格形成了非法用工关系。
  二、非法用工关系中,伤残职工所得赔偿的范围及标准。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前款所列单位必须按照本办法的规定向伤残职工或者死亡职工的近亲属、伤残童工或者死亡童工的近亲属给予一次性赔偿”。第三条规定:“一次性赔偿包括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或童工在治疗期间的费用和一次性赔偿金。一次性赔偿金数额应当在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或童工死亡或者经劳动能力鉴定后确定。劳动能力鉴定按照属地原则由单位所在地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办理。劳动能力鉴定费用由伤亡职工或童工所在单位支付”。据此可知,伤残职工应从非法用工单位得到如下赔偿:1、治疗期间的费用,2、一次性赔偿金,3、劳动能力鉴定费。
  依据《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伤残职工受到事故伤害,在劳动能力鉴定之前进行治疗期间的生活费按照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确定,医疗费、护理费、住院期间的伙食补助费以及所需的交通费等费用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标准和范围确定。一次性赔偿金按照以下标准支付:一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16倍,二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14倍,三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12倍,四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10倍,五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8倍,六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6倍,七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4倍,八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3倍,九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2倍,十级伤残的为赔偿基数的1倍,赔偿基数是指单位所在工伤保险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
  本案中,原审原告何保健认为一次性赔偿金的标准应按照事故发生的上一年度的深州市职工工资标准计算,原审被告张格格在2007年受伤,受伤的上一年度为2006年,2006年深州市职工工资标准是11774元,其主张并不符合《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的规定。该办法明确规定一次性赔偿金数额应当在受到事故伤害的职工经劳动能力鉴定后确定,原审被告张格格的劳动能力鉴定系2008年作出,其上年度即为2007年,单位所在工伤保险统筹地区即河北省衡水市,因此一次性赔偿金应当按照2007年度衡水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15875元的计算,张格格被确定为七级伤残,故其一次性赔偿金为:15875元Χ4=63500元。
  三、非法用工伤残人员的劳动能力鉴定。
  劳动能力鉴定是指劳动功能障碍程度和生活自理障碍程度的等级鉴定。非法用工单位的职工受到伤害致残应当申请劳动能力鉴定。《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仅规定劳动能力鉴定按照属地原则由单位所在地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办理,劳动能力鉴定费用由伤亡职工或童工所在单位支付,未对提起鉴定的主体、程序作出具体规定,那么实践中应参照对处理非法用工争议极具指导力的《工伤保险条例》中对劳动能力鉴定的相关规定。将《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与《工伤保险条例》相结合可知,非法用工单位、伤残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均可向所在地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申请。申请时应向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交证明存在非法用工事实的书面证明,如工伤不予认定决定书或劳动仲裁、劳动监察、人民法院相关证明,以及被鉴定人的病历、诊断证明、诊疗资料等。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收到劳动能力鉴定申请后,应当从其建立的医疗卫生专家库中随机抽取3名或者5名相关专家组成专家组,由专家组提出鉴定意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根据专家组的鉴定意见作出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必要时,可以委托具备资格的医疗机构协助进行有关的诊断。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应当自收到劳动能力鉴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必要时,作出劳动能力鉴定结论的期限可以延长30日。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组成人员或者参加鉴定的专家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应当回避。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应当及时送达申请鉴定的单位和个人。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
  本案中,原审被告张格格属于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由其委托代理人单方向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劳动能力鉴定申请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程序合法。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是衡水市唯一的专门从事劳动能力鉴定的机构,其鉴定资质毋庸置疑,其选中的三位专家均在医疗卫生专家库名单之列,应认为三位专家有鉴定资质,三位专家依据《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的规定标准对张格格的伤残情况作出鉴定结论亦符合法律规定。因此原审原告何保健以单方委托程序不合法、鉴定机构和鉴定专家资质不足、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适用的鉴定依据错误等为由不服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结论而申请重新鉴定的理由均不能成立。同时,原审原告何保健不服原鉴定结论而申请的重新鉴定并不是因认为被鉴定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而提出的复查鉴定,其亦不能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八条之规定申请重新鉴定。
  四、非法用工单位不服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并提请重新鉴定该如何处理?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未对申请鉴定的单位或职工不服鉴定结论如何处理作出规定,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可知:申请鉴定的单位或者个人对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鉴定结论不服的,可以在收到该鉴定结论之日起15日内向省、自治区、直辖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再次鉴定申请。省、自治区、直辖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为最终结论。
  本案中申请劳动能力鉴定的是原审被告张格格,原审原告何保健因不是申请鉴定人而未收到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致其未能依据规定申请重新鉴定,原审被告何保健便将鉴定结论从未向其送达为由,认为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赔偿依据,要求重新鉴定。实际上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未向何保健送达的行为并不违反规定,且在劳动仲裁过程中何保健就已知晓该鉴定结论的存在,故其在此次法院审理中以此为由提出重新鉴定没有得到支持。
  五、诉讼中当事人对鉴定结论提出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时该如何处理?
  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时,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第二十八条规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依据上述规定,诉讼中当事人对鉴定结论提出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时,法院均应要求鉴定人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并根据鉴定机构的委托人不同而分别处理:对鉴定机构系人民法院委托时,人民法院发现该鉴定结论确实存在缺陷,可以通过对该有缺陷鉴定结论进行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不予重新鉴定,解决不了的应予重新鉴定;当鉴定机构系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的,法院审查发现另一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能够推翻该鉴定结论时,应准许重新鉴定。
  本案审理时,民诉法还未进行修正,因此鉴定人未出庭作证不是鉴定结论为无效证据的必要条件,原审原告何保健以此为由认为鉴定结论是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同时,原审原告何保健是对原审被告张格格自行委托的鉴定机构所作鉴定结论有异议,故其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向法院提交足以反驳该鉴定结论的证据,但何保健却并能向法院提供有效证据,因此法院没有准许何保健重新鉴定的申请。


 

附:裁判文书

河北省深州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深民再初字第5号

原审原告何保健,男,1954年4月28日出生,汉族,深州市双井开发区蔡张村农民,住该村。

  委托代理人孙德强,河北合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平,河北合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张格格,女,1990年5月2日出生,汉族,深州市穆村乡穆村农民,住该村。

  委托代理人张青海(系张格格之父),男,1963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深州市穆村乡穆村农民,住该村。

  委托代理人张素坦,深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原审第三人何保辉(与何保健系同胞兄弟关系),男,1964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深州市双井开发区蔡张村农民,住该村。

  第三人陈伟合(与何保健系翁婿关系),男,1977年2月18日出生,汉族,住饶阳县富强路北街铁路家属楼。

  原审原告何保健与原审被告张格格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820日作出(2008)深民一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2009年3月13日本院基于何保健的申诉作出(2009)深民监字第1号民事裁定,撤销本院(2008)深民一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本院于2009年3月23日另行组成合议庭,依法追加何保辉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经审理于2009年8月4日作出(2009)深民再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维持(2008)深民一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书。何保健不服该判决,向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25日作出(2009)衡民再终字第76号民事判决,维持本院(2009)深民再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何保健和张格格均不服上述判决,向省高院提出申诉,省高院作出(2010)冀民申字第427号民事裁定,指令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114日作出(2010)衡民监字第4号民事裁定,撤销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衡民再终字第76号民事判决及本院(2008)深民一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和(2009)深民再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发回我院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王振华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孟春权、刘昔慧参加评议,依法追加陈伟合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28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审原告何保健及委托代理人孙德强、何平,原审被告张格格的委托代理人张青海、张素坦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张格格、原审第三人何保辉、第三人陈伟合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在原审中诉称,20079月被告以在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期间操作冲床时左手大拇指被冲床轧断为由,要求该厂按非法用工对其进行赔偿。200841日被告将主体“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变更为原告何保健。而事实上原告与被告并不存在用工关系,原告只是张村冲壳厂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被告也在张村冲壳厂工作,且张村冲壳厂是经工商登记,法人代表是何保辉,这一事实原告在劳动仲裁过程中已如实向仲裁机关陈述,但劳动仲裁机关却将案件事实认定为“申诉人是在被诉人处工作时受伤,被诉人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并以此为由裁决原告赔偿被告损失合计57802元、负责按国内普通型标准为被告安装假肢,并承担仲裁费1700元。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认定事实错误,故要求确认原被告之间不存在非法用工关系,不承担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确定的义务。
  原审被告张格格在原审时辩称,第一,原告称被告与何保辉的企业有用工关系不是事实,只要何保辉不亲自到庭出示与张格格的劳动合同,其他证据都证明不了张格格与何保辉的企业存在用工关系。第二,仲裁裁决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张格格与原告存在非法用工关系是无法推翻的事实。第三,在仲裁过程中原告曾经自认与张格格存在用工关系,而且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书查明并确认原告无证经营诚信滤芯盖厂,张格格在其厂工作时受伤,该裁决书属于生效法律文书,有绝对的证明效力,其他任何证据都不能推翻该裁决书的内容。第四,虽然被告方认可裁决书确认的基本事实,但被告方认为裁决书裁决的赔偿数额偏低,希望法院依法提高赔偿数额。
  原审查明,2007年8月7日下午,被告张格格在原告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被冲床轧断左手大拇指,造成左手大拇指部分缺失,被评为七级伤残。2007年12月4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认为虽然被告张格格在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但因该厂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故裁决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008616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认为原告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应予以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第19号令的规定,裁决原告赔偿被告损失合计57802元、负责按国内普通型标准为被告安装假肢,并承担仲裁费1700元。
  原审认为,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出异议,该仲裁裁决为生效法律文书,虽然裁决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但认定了被告张格格是在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由于诚信滤芯盖厂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故裁决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在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案件庭审时原告答辩称“申请人要求过高,每项都高,自出事后没见过申请人,不知道伤残程度,对伤残鉴定有疑问”,并没有对自己的主体资格提出异议,而且没有经授权就同意调解,进一步说明原告是诚信滤芯盖厂的所有人,被告是其厂里的工人。诚信滤芯盖厂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属于非法用工,其所雇佣的工人在工作时受伤,应予以赔偿。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一次再审时原审原告诉称,该企业业主是何保辉,其有营业执照、纳税登记证,自己只是车间主任。劳动仲裁裁决我属于非法用工与事实不符,我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不应承担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书确定的赔偿义务。
  第一次再审时原审被告辩称,张格格出事的厂子是何保健的,在劳动仲裁开庭时何保健未否认这一事实。何保辉与何保健有两个厂子,张格格受伤的是北头路东第一个门市即何保健与陈伟合的,深州市工商局作出的深工商处字【2008】第00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可以证实。
  第一次再审时追加何保辉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何保辉述称,张村冲壳厂是我的厂子,何保健是我厂的车间主任,张格格是我厂的工人。
  第一次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事实一致。
  第一次再审认为,劳动部门的仲裁裁决书,认定了何保健系非法用工并裁决其赔偿张格格一定的费用,从庭审中和原审卷宗记载的材料看,何保健经营诚信滤芯盖厂未办理营业执照的事实应予认定,至于陈伟合认可厂子是他的,只是在工商部门向其调查时的自认,因陈伟合是该厂的工作人员且与何保健系翁婿关系,故工商部门的处罚决定书将其列为当事人。衡水市12315申诉举报中心的登记处理单上是两个人的名字,厂子又设在蔡张村,对认定何保健非法经营是有理由的。至于何保辉的认可,由于二人系亲兄弟,不能提出何保健不是非法用工的证据,原审判决驳回了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综上所述,为维护法律尊严,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八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维持(2008)深民一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
  何保健上诉后,衡水中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事实一致,中院认为,劳动部门的仲裁裁决书,认定了何保健系非法用工并裁决其赔偿张格格相应费用。何保健与何保辉系亲弟兄关系,何保辉虽有合法的营业执照,但没有与张格格的劳动关系证明,何保健上诉所称张格格受伤厂子的业主是何保辉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深州市人民法院再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深州市人民法院(2009)深民再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
  本次再审时原审原告诉称,何保健不是用工主体,不应承担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书确定的义务,衡水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的鉴定结论是无效的,不能作为认定伤残级别及赔偿相关费用的依据,仲裁裁决中重复计算了安装假肢的费用,不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
  本次再审时原审被告辩称,张格格在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原告应承担赔偿义务,因原告提起本案诉讼致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所作出的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不发生法律效力,应对原告承担的赔偿义务依法进行全面审理并作出裁判,要求原告承担各项赔偿损失包括提高一次性赔偿金、护理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的费用,增加生活费和安装假肢费的费用,以上共计119977.1元,因原告已履行了其中的57802元,尚应支付62175.1元。
  本次再审时原审第三人何保辉和第三人陈伟合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答辩。
  根据各方当事人诉辩理由,本案归纳的争议焦点为:1、原审被告张格格与原审原告何保健、原审第三人何保辉、第三人陈伟合中的哪一个存在用工关系,是否存在非法用工关系。2、原审被告张格格受伤后的一次性赔偿金、医疗费、鉴定费数额如何确定。本案将原审原告申请对张格格伤残重新鉴定应否准许作为调查重点。
  原审原告何保健围绕争议焦点提交了以下证据:
  (1)在原审中提交的张村冲壳厂的营业执照,证明张村冲壳厂的法定代表人是何保辉。
  (2)在第一次再审时提交的张村冲壳厂的国税、地税税务登记证2份,证明张村冲壳厂手续齐全。
  (3)在原审中申请出庭的证人文小娟、张松的当庭证言,都证明与被告张格格一起上班,上班的厂子是何保辉的。
  原审被告张格格围绕争议焦点提交了以下证据:
  (1)在原审中申请出庭的证人张大锋的当庭证言,证明其女儿在何保健的厂子里上过班,和张青海一起去过何保健的厂子,其女儿不上班后向何保健要过工资款。
  (2)在原审中提交的工伤职工鉴定确认事项申请表,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确认意见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结论通知书,证明经张格格的申请,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08328日作出七级伤残、同意安装假肢的鉴定结论。
  原审第三人何保辉以及第三人陈伟合未出庭陈述亦未提交证据。
  本院依法调取的证据有:
  (1)原审中依原审原告的申请调取的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案件案卷材料。材料中显示,仲裁庭审笔录中何保健答辩时称“申请人要求过高,每项都高,自出事后没见过申请人”,并同意调解。在仲裁员询问何保健“你的厂子有无营业执照,谁的法人,张格格是谁的职工时”,回答“有执照,何保辉的法人,张格格是何保辉的职工”,仲裁委认为被诉人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应对申诉人予以赔偿,故裁决:一、被诉人支付申诉人医疗费6714元,伤残鉴定费600元,一次性赔偿金12622Ⅹ4=50488元,合计57802元;二、被诉人负责为申诉人按照国内普及型标准安装假肢;仲裁费1700元由被诉人承担。
  (2)原审中依原审被告的申请调取的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案件案卷材料。材料中显示,仲裁员到深州市工商局经核实诚信滤芯盖厂没有在工商部门注册,证人杨学伦、马禄均证明张格格在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左手拇指被冲床轧断。裁决书认为张格格于2007年8月7日下午在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该厂没有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主体资格,故裁决张格格与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3)原审中依原审被告的申请在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的深工商处字(2008)第009号档案材料和在衡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12315申诉举报中心调取的举报处理单、举报登记单。档案材料显示,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12315申诉举报中心受理举报后,经询问陈伟合,陈伟合承认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是他开办的,没有营业执照,故该中心作出责令陈伟合立即停止无照经营活动,没收违法所得5000元的处罚决定。在衡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12315申诉举报中心调取的举报处理单中显示诚信滤芯盖厂的负责人为陈伟合和何保健两人。
  (4)本院和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9)深民二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书和(2010)衡民一终字第531号民事判决书。2009年3月9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8】12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审原告赔偿原审被告医疗费654.7元、交通费72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700元、护理费458元、停工留薪期间工资1898元,原审被告不服上述裁决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和中院作出判决认定了原审被告在原审原告未经工商机关核准登记颁发营业执照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操作冲床时左手大拇指被轧断,并维持了深劳仲案字【2008】12号裁决书确定的义务。
  (5)本院依职权调取的张格格在河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住院病历。该病历记载,张格格于2007年8月7日在河北省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左手拇指末节离断伤,于2007年8月8日做左手拇指清创术,手术记载“分别去掉伤口周缘0.5厘米皮肤,以咬骨钳咬平指间关节关节面,结扎两侧指固有动脉,切断两侧指固有神经”,于2007年8月9日做左手拇指清创尺背侧筋膜瓣修复术,于2007年8月17日好转出院。
  (6)本院依职权调取的张格格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做伤残鉴定的原始材料。包括张格格的身份证明、委托函、医院诊断证明、住院病历、申请表、鉴定结论、通知书以及鉴定情况登记表。
  (7)本院和中院依职权到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所作的三个调查笔录。包括2011年7月15日中院调查汪高杨(鉴定委员会成员)的调查笔录,汪高杨称,张格格是张格格的父亲带她来做鉴定的,伤残鉴定属于劳动能力鉴定的范围,进行鉴定的专家在2005年就取得了鉴定资质,律师可以委托鉴定;2012年3月16日本院调查范炳华(鉴定委员会成员)的调查笔录,范炳华称,鉴定结论可能是让被鉴定人捎回去给用人单位的,鉴定结论中的三位专家都是本人签名,三位专家都列入了2008年医疗卫生专家库名单;2012年6月6日本院调查范炳华的调查笔录,范炳华称,因为是张格格一方申请的伤残鉴定,鉴定结论作出后,即通知申请人来领取,为方便当事人有时是由一方给用人单位捎回去的,用人单位可以申请重新鉴定。
  (8)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衡水市统计局2006年度和2007年度平均劳动报酬统计数据。该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度深州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11774元,2007年度衡水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15875元。
  原审原告何保健对原审被告张格格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
  (1)对证人张大锋的当庭证言有异议,认为张大锋不是该厂职工,不可能知道该厂谁是真正的产权人,其证言不具有真实性。
  (2)对工伤职工鉴定确认事项申请表,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确认意见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结论通知书有异议并要求对张格格的伤情进行重新鉴定,理由是:第一,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适用的鉴定依据是错误的,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也就不存在工伤问题,被鉴定人的受伤部位不是工伤部位,鉴定结论依据的是《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被鉴定人不是工伤,不能适用该依据。第二,《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提出劳动能力鉴定申请应提供工伤认定决定和职工工伤医疗的有关资料,即工伤认定决定是劳动能力鉴定的前提条件,本案中张格格并未提交工伤认定的相关资料,因此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违反了法定程序,是无效的。第三,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确认意见表中专家组成员签名一栏中,三位专家签名的笔体极其相似,明显是一人所写,该鉴定结论并非专家组成员的共同意见,导致了鉴定结论不具有真实性。第四,鉴定结论中既没有附委托鉴定的相关材料,也没有对鉴定过程进行说明,更没有相关鉴定人员的证件、证号等合法资质的说明,因此该鉴定结论是无效的。第五,本案作为劳动能力鉴定的委托单位是天青律师事务所,属于单方委托,程序不合法,正确的委托单位应当是劳动仲裁机关或按照证据规则规定的双方共同委托。第六,鉴定结论作为证据形式之一,应当受到证据规则的约束,其鉴定人员应当出庭接受质询,否则不具有证明效力,不能作为裁判的依据。第七,原告从未收到该鉴定结论通知书,导致原告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其成为被告要求赔偿的直接依据,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第八,《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自劳动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近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被鉴定人无论何种情况无任何理由拒绝重新鉴定。第九,《河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河北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处理工伤争议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非法用工单位人员伤害事故需确定伤残等级的,由劳动仲裁申请人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到单位所在设区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伤残等级鉴定,因此被鉴定人应当在仲裁机构立案后才可以进行鉴定。综上几点,深州市仲裁委员会认定原告承担赔偿责任的依据——劳动能力鉴定结论是无效的证据,由此作出的裁决必然也是错误的。
  原审原告何保健对本院出示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
  (1)关于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案件案卷材料,何保健陈述了张格格是何保辉职工的这一事实,而仲裁员说“被申诉人当庭认可张格格在其独立生产经营的场所受伤”是片面理解、断章取义,导致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书出现了显失公平的结果。
  (2)关于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案件案卷材料,对杨学伦的询问笔录和马禄的书面证明有异议,杨学伦的笔录不具有真实性,不能证实张格格发生事故的厂子是诚信滤芯盖厂,也不能证实厂子的负责人是何保健;马禄只提供了书面证明,没有出庭作证,其证言不能采信。
  (3)对在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的深工商处字(2008)第009号档案材料和在衡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12315申诉举报中心调取的举报处理单、举报登记单有异议,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工商部门也没有对何保健进行过处罚。
  (4)关于(2009)深民二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书和(2010)衡民一终字第531号民事判决书,认为该两份判决是在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书的基础上作出的,如果该裁决被撤销的话,这两份判决将不再具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因此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
  (5)对张格格在河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住院病历和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伤残鉴定的原始材料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
  (6)对法院到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所作的三个调查笔录无异议。
  (7)对衡水市统计局2006年度和2007年度平均劳动报酬统计数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应当按照张格格2007年受伤时间的上一年度作为计算标准,即按照2006年度深州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11774元的标准计算。
  原审被告张格格对原审原告何保健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
  (1)对张村冲壳厂的营业执照有异议,认为不能直接证明张格格发生事故的滤芯盖厂与营业执照所显示的张村冲壳厂是一致的,且营业执照上注明经营范围是冲壳加工,而不包括滤芯加工。
  (2)对张村冲壳厂的国税、地税税务登记证2份有异议,认为张村冲壳厂的相关手续不规范,因为国税登记证登记的是何保辉,地税登记证登记的是何保健。
  (3)对证人文小娟、张松的当庭证言有异议,认为两证人不具备证实工厂产权的主体资格和客观条件,证词内容不具备确定工厂产权的依据和效力。
  原审被告张格格对本院出示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
  (1)对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案件案卷材料中何保健所作的虚假陈述有异议,其他材料无异议。
  (2)关于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案件案卷材料,认为其内容可以证实被告张格格发生事故的厂子是诚信滤芯盖厂而不是张村冲壳厂,因诚信滤芯盖厂没有依法登记,从而认定了原、被告之间形成非法用工关系,该仲裁已发生法律效力,应当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3)关于在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的深工商处字(2008)第009号档案材料和在衡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12315申诉举报中心调取的举报处理单、举报登记单,因衡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12315申诉举报中心调取的举报处理单上被处罚人有何保健,而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处罚决定书中没有何保健,认为应当以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络存档的内容为准,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纸质资料与省局存档内容不符,其真实性不能确认。
  (4)关于(2009)深民二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书和(2010)衡民一终字第531号民事判决书,认为能够证明张格格和何保健之间存在非法用工关系。
  (5)对张格格在河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住院病历和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伤残鉴定的原始材料无异议。
  (6)对法院到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所作的前两个调查笔录无异议,对最后一个调查笔录中称可以重新鉴定的说法有异议,认为原告并非至今没有收到鉴定结论,在2008年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就当庭收到了并明确得知了该鉴定结论,当时并未提出任何异议和重新鉴定的申请,在将近四年后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没有法律依据,且根据法律规定,鉴定结论送达的对象是申请鉴定的单位或个人,因此原告重新鉴定的申请不应得到支持。
  (7)对关于衡水市统计局2006年度和2007年度平均劳动报酬统计数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应当按照2008年张格格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后的上一年度作为计算标准,即按照2007年度衡水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15875元的标准计算。
  关于对上述证据的分析与认定。
  (1)原审原告在原审和第一次再审时提供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虽然是工商部门、税务部门核发的有效证件,但其不能证明原审被告张格格系该厂的工人,也不能否认原审被告是在原审原告经营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故该证据对本案事实没有证明效力。
  (2)原审原告在原审中提供的证人文小娟、张松的当庭证言和原审被告在原审中提供的证人张大锋的当庭证言,双方均对对方提供的当庭证言提出异议,且以上证人均未提交身份证明,故对上述证人证言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3)本院调取的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和14号仲裁案件案卷材料,是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仲裁过程的真实记录,证据来源合法并且该证据能够证明原审被告是在原审原告经营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原审原告未取得合法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的事实,故该证据依法有效,应予以确认。
  (4)本院调取的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深工商处字(2008)第009号档案材料和衡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12315申诉举报中提供的举报处理单、举报登记单,两份证据的被处罚人虽然都有陈伟合,因何保健与陈伟合是翁婿关系,仅该两份证据不能证明厂子的归属,故该证据不能证明该厂系陈伟合的。
  (5)本院和衡水中院作出的(2009)深民二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书和(2010)衡民一终字第531号民事判决书,能够证明原审被告在原审原告未经核发营业执照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两份判决是生效判决,予以确认。
  (6)原审被告在原审时提供的工伤职工鉴定确认事项申请表,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确认意见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结论通知书,结合我院调取的张格格在河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住院病历、张格格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伤残鉴定的原始材料、我院和中院到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所作的三个调查笔录,通过综合认证能够证明张格格的伤残鉴定结论程序合法、真实可信,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依据《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GB/T16180-2006)七级第16条“一拇指指间关节离断”的规定,作出张格格为七级伤残的鉴定结论是正确的。故对上述证据予以确认。
  (7)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衡水市统计局2006年度和2007年度平均劳动报酬统计数据,该数据来源是合法的,它是衡水市统计局依法统计的有效数据,理应作为定案的依据。原审被告张格格是在2008年做的劳动能力鉴定,依照有关规定,张格格的一次性赔偿金应当按照2007年度衡水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计算。
  关于原审原告对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原审被告张格格伤残鉴定结论(七级伤残)不服申请重新鉴定,本院认为:第一,被鉴定人张格格的伤不是工伤,但张格格是在原审原告所经营的未经核发营业执照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张格格属于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职工受到伤残应当进行劳动能力鉴定,进行劳动能力鉴定的依据即《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的规定标准,因此原审原告所称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适用的鉴定依据错误的理由不能成立。第二,《2003年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了工伤认定决定是劳动能力鉴定的前提条件,但本案原、被告之间是非法用工关系,原审被告张格格的伤不是工伤,依照的是《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因此原审原告所称张格格未提交工伤认定的相关资料、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违反了法定程序的理由不能成立。第三,原审原告提出劳动能力鉴定确认意见表中的三位专家签名笔体不一样,是一个人所写,但经调查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工作人员,证实其签名都是专家本人签名,经本院释明原审原告也未提交做笔迹鉴定的申请,因此原审原告的该理由不能成立。第四,原审原告对鉴定专家的资质有疑义,但未能提交相关证据,并且经调查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工作人员,证实三位专家都列入了医疗卫生专家库名单,应认为三位专家有鉴定资质,故原审原告申请重新鉴定的该项理由不能成立。第五,本案作为劳动能力鉴定的委托单位是天青律师事务所,是张格格原委托代理人的委派单位,根据《2003年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劳动能力鉴定由用人单位、工伤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向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申请”,因此工伤职工可以单方委托申请劳动能力鉴定,作为申请人的代理人天青律师事务所也可以代理委托申请劳动能力鉴定,原审原告称单方委托程序不合法的理由依法不能成立。第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九条规定:“鉴定人应当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但本案双方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均未申请鉴定人出庭,鉴定人未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也不是鉴定结论为无效证据的必要条件,因此原审原告以鉴定人未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为由认为鉴定结论是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第七,原审原告称从未收到鉴定结论通知书,因此不能成为被告要求赔偿的直接依据,根据《2003年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应当及时送达申请鉴定的单位和个人”,该规定只是规定了如何向申请鉴定的一方送达的情况,没有规定向对方送达的情况,因此鉴定结论未送达对方当事人不能成为启动重新鉴定的理由,因此原审原告的此项理由不能成立。第八,《2003年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本案情况是原审原告不服原鉴定结论而申请的重新鉴定,并不是因认为被鉴定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而提出的复查鉴定,故该理由也不能成立。第九,原审原告根据《河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河北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处理工伤争议有关问题的通知》认为被鉴定人应当在仲裁机构立案后才可以进行鉴定,经审理得知,被鉴定人是2007914日向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的,2008年123日向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的鉴定申请,是在仲裁机构立案后才申请的劳动能力鉴定,没有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原审原告虽然提出了九条申请重新鉴定的理由,但其理由均不能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本案中原审原告何保健没有证据足以反驳张格格在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所作的鉴定结论,因此,对原审原告何保健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
  根据以上有效证据,本案再审查明法律事实如下:2007年3月18日,张格格到何保健经营的未经工商登记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上班,从事冲压滤芯工作。2007年8月7日下午7时许,原审被告张格格在操作冲床工作时左手拇指被冲床轧断,被送到深州市医院外科治疗,后转院到河北省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天,确诊为左手拇指部分缺失。经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七级伤残,同意安装假肢。2007年9月14日,张格格向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两个劳动仲裁申请,被申请人均是河北省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法定代表人何保健。第一个申请是请求确认张格格与被申请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第二个申请是请求被申请人支付各项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款4.5万元。对第一个申请,2007年12月4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认为虽然张格格是在被诉人处工作时受伤,但因该厂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故裁决申诉人张格格与被诉人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张格格于2008年4月1日提出变更第二个仲裁申请,将被申诉人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变更为何保健,将请求支付各项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款4.5万元变更为72360元。2008年616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认为申诉人是在被诉人处工作时受伤,被诉人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应对申诉人予以赔偿,故裁决:一、被诉人支付申诉人医疗费6714元,伤残鉴定费600元,一次性赔偿金12622Ⅹ4=50488元,合计57802元;二、被诉人负责为申诉人按照国内普及型标准安装假肢;仲裁费1700元由被诉人承担。何保健对仲裁裁决不服,向本院提起劳动争议诉讼,本院于2008年820日作出(2008)深民一初字第524号民事判决书,后经我院再审和衡水中院二审,最终维持了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的结果,并已执行完毕。
  另查明,在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后,张格格以上述仲裁遗漏了赔偿事项为由于2009年再次向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被申请人为何保健、陈伟合,请求:1、一次性赔偿金额增加12852元;2、支付医疗费654.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00元、交通费720元、护理费5500元、生活费4050元、工资6000元,以上共计17624.7元。 2009年3月9日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劳仲案字【2008】12号仲裁裁决:一、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医疗费654.7元,交通费720元;二、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700元;三、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护理费458元;四、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停工留薪期间工资1898元。双方均不服该裁决,经本院和衡水中院判决维持了仲裁裁决确定的义务并已生效且执行完毕。
  再查明,2011年1月10日,张格格起诉何保健、陈伟合要求给付安装残疾辅助器具的交通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假肢费共计26280元,本院民一庭认为该案必须以本案再审结果为依据,故于2011年4月11日作出中止审理的民事裁定。
  本院再审后认为,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在深劳仲案字【2007】14号仲裁裁决书中认定了原审被告张格格在原审原告何保健经营的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工作时受伤,因为该厂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的用工主体资格,故裁决张格格与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该仲裁裁决为生效法律文书,原、被告双方均未提出异议。何保健作为深州市诚信滤芯盖厂的业主,与张格格形成了非法用工关系,张格格在工作时受伤,何保健应予赔偿。至于陈伟合在工商部门向其调查时认可厂子是他的,工商部门的处罚决定书也将其列为当事人,因陈伟合是该厂的工作人员且与何保健系翁婿关系,故陈伟合所称厂子是他个人的,未提供有力证据,依法不予采信。至于何保辉认为张格格在其经营的张村冲壳厂工作时受伤的,并提供了合法的营业执照,称不属于非法用工。但由于二人系同胞兄弟关系,提供不出何保辉与张格格的劳动关系证明,证明不了何保辉为用工主体。故本案中原审原告何保健要求确认原、被告之间不存在非法用工关系,不承担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确定的义务的主张,因未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明,不予支持。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7】10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审原告赔偿原审被告损失并按照国内普及型标准安装假肢,符合法律规定。关于原审被告张格格提出本案应全面审理原审原告应赔偿的各项义务,因深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深劳仲案字【2008】12号仲裁裁决书和本院、衡水中院作出的相关的民事判决对护理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和生活费问题作出了裁判并已生效,且已执行完毕。如张格格认为上述判决确有错误,可以另行提起申请再审。2011年1月10日张格格诉何保健、陈伟合要求给付安装残疾辅助器具费用案件,已在本院民一庭中止审理,待本判决生效后可依法恢复审理。故本案对原审被告提出的关于护理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生活费、安装假肢费等问题不再审涉。关于原审原告不服衡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并申请重新鉴定,虽然提出了九条理由,但均不符合启动重新鉴定的理由,故对原审原告何保健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关于原审被告要求将一次性赔偿金由仲裁的50488元增加到63500元的主张,根据《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的规定,原审被告要求按照2007年度衡水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15875元为计算一次性赔偿金标准是合理合法,应予支持,而原审原告要求按照2006年度深州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11774元为计算标准是不合理的,不予支持。原审被告要求原审原告赔偿医疗费6714元、伤残鉴定费600元、仲裁费1700元,原审原告对赔偿数额无异议,上述费用确系原审被告的实际支出,故原审被告的主张应予支持。综上所述,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第19号令《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审原告何保健的诉讼请求;
  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原审原告何保健向原审被告张格格支付医疗费6714元、伤残鉴定费600元、一次性赔偿金63500元、仲裁费1700元,以上合计72514元;
  三、原审第三人何保辉、第三人陈伟合不承担民事责任;
  四、驳回原审被告张格格其他申诉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9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审原告何保健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王振华

         孟春权

         刘昔慧

                           二0一二年十月十八日

代 书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